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>> 政务动态>> 县市信息 >> 正文内容

让乡亲们吃上甜水,此生无憾”

来源:新疆日报 作者:韩沁言 热依达 发布时间:2021年02月26日 点击数:

刘虎(左)在农户家调研生活用水情况。□本报资料图片

刘虎(左一)查看改水工程施工进度。□本报资料图片

2月18日,伽师县卧里托格拉克乡苏坎阿斯提村村民阿依夏米古丽·图尔孙,在自家厨房用甘甜的饮用水洗菜。□石榴云/新疆日报记者 约提克尔·尼加提摄、

“获得这样一份荣誉,是党和人民对我最大的鼓励和肯定。能让伽师人民早日喝上甜水,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……”2月25日上午,在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院一科病房,刘虎通过手机客户端收看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。当看到习近平总书记给“全国脱贫攻坚楷模”荣誉称号获得者颁奖时,泪水顺着他消瘦的脸颊滚落下来。

 

“一切为了人民,为了人民一切。”作为伽师县水利局党组副书记、局长,刘虎虽疾病缠身,仍义无反顾地投入到改水工作中。

 

“3年的工程,8个多月完成,这是奇迹。”“跨越3个县,4500多公里管网,让我们彻底告别苦咸水。”伽师百姓连连称赞。

 

“我至今也不相信他病倒了!”“他是当代的焦裕禄!”……采访中,每个人提起他都忍不住红了眼眶、流下热泪。

 

心有大我,行止有了山的巍峨;至诚为民,胸怀有了海的辽阔。刘虎说:“吃上了甜水,伽师人祖祖辈辈的梦想成真了。值!此生无憾。”

 

决心

 

把慕士塔格峰冰川雪水引进伽师

 

“祖祖辈辈都是这么过来的,咱们就是吃苦咸水的命。”伽师人吃苦咸水不是一天两天。长期干旱少雨,年降水量只有几十毫米,当地人畜饮水,曾经全靠涝坝水。

 

为了水,千百年来,生活在这片绿洲上的各族人民,用血汗书写着在严酷自然环境中求生存的悲怆历史。直到新中国成立以后,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,这一斗争才出现了全新的转机。

 

1995年,伽师县将寻水目光转向地下,直到2005年左右,涝坝才完全退出伽师县历史舞台,但伽师县的改水之路,远未就此止步。

 

生在伽师,长在伽师,喝着涝坝水长大的刘虎,2016年从县农业局调到水利局,这位“疆二代”一直为水操劳。

 

“调到水利局,我就决心带领团队把慕士塔格峰冰川雪水引进伽师。”意气风发的刘虎撂下了“狠话”,人们觉得他的这个想法太疯狂。

 

可谁不渴望吃上甘甜的冰川雪水,即使觉得是“白日梦”,大家还是愿意跟着他一起干。

 

水源多年前就找好了,但伽师县和水源地之间相隔上百公里,穿越3个县。这些困难就像一把把锋利的刀,割断了伽师县的引水路,也割断了伽师人喝上冰川雪水的梦。

 

“把慕士塔格峰冰川雪水引进伽师,这是几代水利人的梦想。”伽师县水利局副局长阿巴斯·斯地克说,“这工程,大得我们不敢想。”

 

刘虎却没有被吓倒,从喀什到乌鲁木齐,他为改水工程奔波着。多次论证,多方努力,2019年5月2日,总投资17.49亿元的伽师县城乡饮水安全工程开工。

 

“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我们对人民的脱贫承诺。”那段日子里,作为该工程主要负责人之一的刘虎,不是在水源地总水厂调研,就是忙碌在管道施工现场。

 

“工期比同等规模的工程要缩短近一半,这是任务更是使命。早一日完工,百姓就能早一日喝上放心水,我们离打赢脱贫攻坚战就能更近一步。”刘虎说。

 

短短8个多月,开始正常供水。伽师人直呼这是创造了奇迹!

 

责任

 

一切为了群众,哪怕豁出命来

 

65个标段,跨越3个县,输水干管长112公里,输水支管长167公里,改扩建配水管网1548公里。这些数字对刘虎与他的团队来说,意味着“5+2”“白+黑”成了常态。

 

“豁出命来,也要让群众吃上甘甜的安全水。”早在2017年5月,“拼命三郎”刘虎就被确诊为肺癌,工作期间,有时胸痛得满头大汗,但他一声不吭,悄悄去医院做化疗,第二天又出现在施工现场。

 

靠着这股拼劲,伽师改水工作越做越细。刘虎一天要步行二三十公里,目的就是要布下最佳管线。

 

“把责任扛在肩上,干不好是罪人!”刘虎去卧里托格拉克镇卧里托格拉克村输水支管道施工现场察看,发现砌流量井的混凝土里有泥土,他发脾气了,“拆掉重砌!咱们改水工程,任何一个环节都容不得半点瑕疵。”

 

此后,涉及改水的乡村项目的验收,都必须由施工方、水利局负责干部和镇干部三方到现场查验后签字,确保工程质量。

 

改水无小事。数九寒天,刘虎来到卧里托格拉克镇苏坎阿斯提村宣传,不理解政策的村民围着刘虎。

 

“我家就靠红枣园挣钱吃饭,管线不能绕一下吗?”“不能在我家地上挖沟埋管线,影响我们种瓜。”刘虎始终微笑着,不厌其烦地解释。

 

村民们说,刘局长有一张“八哥嘴儿”——苦口婆心讲政策,有两条“飞毛腿儿”——挨家挨户做工作,最重要的是有一个“橡皮肚儿”——总是用微笑面对责难。

 

“做群众工作需要耐心,宁让群众骂一阵子,不能怨咱一辈子。”那段时期,刘虎与村干部一户户宣传,一个个说服。

 

把群众当亲人,听起来是句简单的话,却凝结着伽师水利人无数汗水与泪水!他们没日没夜,磨破嘴皮子、跑烂鞋底子,足迹印在管线经过的每户人家。

 

人间最伟大的力量是爱。耐心细致的群众工作,如同一股股暖流,直抵人心,打开村民的一把把心锁……

 

奉献

 

宁可苦自己,绝不误百姓

 

2020年初,乍暖还寒。因为担心工期,刘虎住进了总水厂。原定2月10日复工,受疫情影响,分布各地的施工人员未能如期到达。

 

“困难再大,也要想办法,调整方案,确保工程如期完工。”他迅速向县领导汇报:能否组织当地施工人员复工。

 

刘虎的想法得到喀什地区水利局、自治区水利厅的支持。“举全地区水利系统之力,全面打响伽师县城乡饮水安全工程建设大会战。”

 

“刘虎不停地联系喀什地区的技术人员。”刘虎的司机吾斯曼·热合曼回忆,我们一个社区一个社区地接人,马不停蹄往工地送。

 

喀什地区各县市都在支援,一支支力量从四面八方赶来,一个个问题在集体智慧的碰撞中迎刃而解。

 

厂家技术人员到不了现场,就用手机视频,指导施工人员现场调试。

 

伴随着复工,沉寂3个月的工地再次沸腾了。这期间,刘虎经常会接到主治医师的电话,催他去化疗。刘虎总是说“快了,等水一通马上就去”。

 

吾斯曼回忆:“过去,21天去医院化疗1次,那段时间,他5个月都没有去医院。”

 

刘虎把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,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,即便这样,他也总是说说笑笑。每当有人劝他:“刘局长,要注意身体,不要太累啊!”他立刻很精神地回答:“我不累,工作是快乐的!”

 

“我每做成一件事就收获一次快乐。”刘虎说。白天,他和同事一起翻沙包,跨戈壁,走村串户,只要施工中遇到问题,都会第一时间帮助解决;晚上,他参加完调度会,又回到办公室查阅资料,整理笔记,办公室的灯总要亮到深夜。

 

为了让伽师群众喝上“幸福水”,刘虎用赤子之心,诠释着立党为公、执政为民的理念。

 

担当

 

关键时刻,冲在前顶得上

 

脱贫攻坚决胜之年,刘虎毅然把重任扛在肩上。

 

2020年4月下旬,输水管线试通水中,刘虎接到下游管线巡检人员的电话:“我们这里水压不正常。”

 

“管道漏水了。”沿线巡检的刘虎,坐上车就往下一个排气井奔去。

 

“排气井漏水,井里的设备已被淹没。”赶到位于疏附县布拉克苏乡克孜坎特村农田的排气井,刘虎边给施工方的巡检人员打电话,边安排、联系抢修人员送水泵过来。

 

两台水泵迅速抬到漏水排气井,发电机轰鸣声刺破夜空。故障排除了,此时已是凌晨4点多。

 

“走,我们继续巡检。”疾病缠身的刘虎,双腿如灌了铅一样沉重,吃了随身带的止痛药,又奔向下一个点。

 

“刺骨的寒风吹来,让人连连打寒战。”参与巡检的邓龙记得,“刘局长一夜没有合眼。”

 

大漠、戈壁、风沙、烈日、严寒和劳累,成为工程参与者基本生活的写照。

 

2020年4月27日,全县12个乡镇和伽师总场陆续试供水,刘虎的工作一天比一天紧张。

 

一天,在总水厂调试设备的刘虎,突然接到了父亲的电话。“虎子,啥时候回家呀?”父亲有些犹豫地问。

 

“最近可忙呢,通水后就回家。”刘虎答完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

3天后,母亲的电话又打了过来,试探着说:“没啥事,就问问你啥时候回家,你爸想你了。”

 

“等通水了,我就回去看你们。”刘虎又挂断了电话。

 

过了两天,刘虎的妻子宋桂蓉又打来了电话:“你快请假回家,老爹住院了。”

 

刘虎连忙请假赶往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。到了医院才知道,父亲住院好多天了,就盼着儿子回来看看。

 

“百姓吃的水太‘苦’了,我们都想早一天让百姓吃上甜水。”正是秉承着一颗大爱之心,刘虎在病魔的折磨下仍坚守在一线。

 

“他是为我们吃上甜水,过上好日子累病的。”在试通水的关键阶段,有一天刘虎突然晕倒了。醒来后他仍然没去医院,而是咬牙坚持。由于持续的休息不够和治疗不及时,刘虎的左眼失明了。

 

苦心人,终不负。2020年5月20日,慕士塔格峰冰川雪水带着伽师人祖祖辈辈的希望和企盼,奔向伽师县10余万户家庭。

 

“甜水来了!”“甜水来了!”人们奔走相告,跳呀,唱呀,笑啊……

 

终于通水了!卧病在床的刘虎沉默良久,欲言又止,眼泪顺着黝黑的脸庞哗哗往下流。

 

47岁的刘虎哭得像一个孩子。

 

初心

 

永葆共产党员本色

 

“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我希望能在最艰苦的地方工作,在工作中磨炼自己。”刘虎说。

 

2017年,刘虎带着水利局“访惠聚”工作队驻进古勒鲁克乡欧吐拉古勒鲁克村。如何让村民脱贫,一直是他心头的大事。

 

看到村里农田灌溉还是毛渠,他请来技术人员,带村民修防渗渠。在他的带领下,欧吐拉古勒鲁克村水、电、路等基础设施逐步完善,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。

 

村妇联主席阿米妮古丽说,我家地少,以前收入仅靠种地,生活困难。刘局长鼓励我们在村里开超市,现在我家年收入已超4万元。

 

村民古丽努尔·艾尼的弟弟考上新疆现代职业技术学院,却没钱上学。刘虎掏出身上带的1万元,让孩子继续读书。他还留下手机号说:“我的手机永远为你们开着。”

 

刘虎经常对身边的干部讲:“群众遇到困难来找我们时,一定要换位思考。想想如果我们是他们的处境该怎么办,这时候你就一定会尽心尽力帮他们。”

 

2020年9月,刘虎住进医院,医生诊断癌细胞已扩散,转移至骨髓。“能参与改水,让家乡百姓早日吃上甜水,值啦!”刘虎宽慰妻子。

 

盖孜河静静流淌。刘虎用忠诚和大爱、热血和激情,谱写了一曲令人荡气回肠的为民之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