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>> 走进喀什>> 喀什典故

香妃,香妃(下)

来源:喀什日报 作者:赵力 发布时间:2012年09月21日 点击数: 【字体: 打印

   1760年2月,香姑娘进宫。对于来自西域喀什噶尔的美人儿,皇帝自然喜不自禁,爱怜有加。到3月20日,香姑娘就被封为“和贵人”。两年后,“和贵人”就册封为“容嫔”,五年后,又晋封为“容妃”。至此,这位来自喀什噶尔的香草美人,成了乾隆皇帝身边一弯辉光熠熠的新月。
 

    在众多嫔妃中,乾隆单单宠幸香妃,大概是有原因的。有些迹象表明,香妃是乾隆的维吾尔语教师。乾隆曾经两次提到他懂维吾尔语。其中一次是1763年元宵灯节写了一首诗,他在注释中说,回语(维吾尔语)、准语(准噶尔蒙古语)“皆习尔能之”。想想看,香妃进宫三年,一直被乾隆宠着、怜着,不经意间,仅用三年时间就教会了皇帝“习而能”懂维吾尔语,这是何等冰雪聪明啊。看来,在爱中,学什么都快。或许是在晨光中,或许是在烛光下,香妃教一句,皇帝学一句,莺声燕语,呢呢喃喃;语似飞珠,话似流泉。香妃的每一个眼神,每一个手势,都化作皇帝嘴边的维吾尔语言。这时,乾隆已经53岁了。

    据说,香妃刚进宫时,写过一首思乡的诗。诗中写道:这,真像我的家乡/却总让我更添惆怅/无尽的追忆,煎我愁肠/我呀,但愿能够遗忘/……香妃请家乡来的乐师为它谱上古老的木卡姆曲调,成为一首忧伤的催人泪下的歌曲。

    乾隆帝听懂了这首歌。他让香妃住进了建造于1758年的宝月楼(原址在今西长安街北侧中南海的新华门),让香妃的亲属们住在宝月楼南面后来被称为“回子营”的地方(即今西长安街南的东安福胡同一带),1763年又在它的西面敕建清真寺。乾隆常常登临宝月楼,与香妃对弈下棋,饮酒赋诗,欣赏香妃曼妙的舞姿,倾听香妃甜美的歌声,宝月楼时常欢歌笑语。春风伴明月,星辉沐京城。香妃陪伴皇上度过了一个又一个良宵。每每在清晨或黄昏,香妃遥望对面居住的父老乡亲,心中仍然涌起缕缕乡情。

    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,香妃倚着宝月楼的栏杆,向西眺望,乾隆见状,问道:爱妃在望什么?香妃道:我想看看家乡的沙枣花,我想闻闻沁人心脾的沙枣花香。乾隆听了爱妃的话语,下旨在宝月楼下建了一个喀什噶尔花园,除栽了大量的沙枣树外,还种上了西域的玫瑰、石榴、白杨……从此,每逢春月,微风袭来之时,宝月楼的沙枣树金花绽放,花香飘逸。美人徜徉在花海中,美人更比花儿香。惹得乾隆诗兴大发。有一次,乾隆与香妃漫步于随风摇曳的沙枣树下,乾隆朗声说出“天山青木傲霜雪”,香妃沉吟片刻,秀口吐出“瀚海黄花欺金风”。香妃还说:陛下乃巍然挺拔之松柏,妾乃是边塞绿洲之沙枣花儿。乾隆闻听,拥香妃入怀,越发爱怜。

    1789年5月24日,香妃在北京圆明园病故,享年55岁。香妃去世一年后,乾隆作《自警》诗,诗中有这样的句子:“卅载画图朝夕似”,“卅载”是否表述香妃陪伴他近三十年?“画图”是否就指香妃与他身着戎装的行猎图?我想应该是。乾隆在写诗时,眼前一定浮现出香妃身佩铠甲,手按刀柄,秀目高鼻,英姿飒爽的美好形象。一位年近八旬的帝王,仍时常怀念着离他而去的香妃,谁能说这不是一段旷古的爱情佳话呢。

    香妃死后葬身何处?是清东陵,还是新疆喀什的香妃墓,或是北京陶然亭的香冢……多少年来,一直是个谜。

    1979年10月,河北遵化清东陵文物保管所的有关人员,对容妃的陵墓进行了发掘,揭开了香妃墓之谜。喀什历史学者王时样先生曾在《香妃的传说与容妃的故事》一文中说:“皇家为了标明容妃的特殊身份和地位,又特意在棺木外,用金字手书阿拉伯文的《古兰经》经文,以示对这位维吾尔族贵妃及其家族原有习俗的尊重。在对容妃遗骸和棺椁的研究中,通过先进手段,甚至明确了容妃身高1.67米,为‘O’型血;墓中高档丝织物为江宁苏州所造,作为皇妃朝冠上的饰物猫眼石,证明了死者的身份。”

    从1914年在北京故宫西华门内浴德堂首次展示香妃戎装画像至今已近百年。百年来,有关香妃的野史、笔记、小说、故事和传说不绝于耳,甚至还把她的故事搬上了京剧、话剧、评剧舞台和电视屏幕,电视连续剧《还珠格格》中香妃的形象更深深地印在了人们的脑海里。

    香妃啊,你是怎样的一个旷世精灵?

    香妃墓,似乎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魔力,吸引着一双双不同的眼睛。每年,来自全国各地的游人蜂拥而至,挤窄了宽大的主墓室。他们凝视,他们聆听,他们抚栏沉思,他们低首耳语……随后,他们都会在墓外的花圃前,和身着不同服饰的当代“香妃”合影,他们将喀什噶尔香姑娘最美丽的笑脸映进心房,他们离去时,会在心中悄悄地说:香妃啊,只要你的传说还在传说,你就一定活着,活着……